长租公寓也被推至风口浪尖,调控后租金仍将持续上涨

促使租赁市场整体租金提高,长租公寓啥模样 主打品牌和品质

(点击上面蓝字赵秀池添加关注,浏览更多房地产资讯)

摘要:近期,部分一线城市房租上涨明显,长租公寓也被推至风口浪尖。作为中国住房租赁市场发展的新业态,长租公寓问题到底出在哪?它和上涨的房租之间有多大关联?租购并举究竟如何进行?围绕这些问题,本报记者进行了采访。
长租公寓啥模样 主打品牌和品质,价格…

最近北京房租快速上涨引发热议,批量收房再转手出租的长租公寓运营商成为众矢之的,其背后无序扩张等问题显露。8月21日,北京市12345政府服务热线开通打击“黑中介”投诉举报专线,多部门严打恶意涨房租行为,加码租赁市场的调控力度。

  近期,部分一线城市房租上涨明显,长租公寓也被推至风口浪尖。作为中国住房租赁市场发展的新业态,长租公寓问题到底出在哪?它和上涨的房租之间有多大关联?租购并举究竟如何进行?围绕这些问题,本报记者进行了采访。

此前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10家住房租赁企业被相关部门约谈后已承诺,不涨租金且提供超12万套的房源投向市场。不过,即使长租公寓暂时平价入市,若此类产品不探索新的盈利模式,且刚需性租赁产品持续短缺,调控后租金仍将持续上涨。

  长租公寓啥模样

业内人士表示,由于追求租金收益最大化,长租公寓在产品定位上只能锁定中高端类别。相似定位和追求快速规模化导致该类企业不计成本争抢房源,促使租赁市场整体租金提高。未来,待集体土地、商业办公项目转入租赁市场,或对长租公寓的经营模式带来冲击,可缓解行业发展无序及房租猛涨的难题。另外,租赁市场信息亟待透明化,仍需加强管理。

  ——主打品牌和品质,价格相对更高,近年政策利好多

公寓运营商抢房源抬高租金 供不应求是主因

  对于许多在一线城市工作的年轻人来说,长租公寓并不陌生。“如果你需要长期租房,又对房屋内部装修、设施和环境卫生有一定要求,希望找到真实有保障的房源,长租公寓是相对省心的选择。”在北京工作3年的小王对本报记者说。

租赁市场近年来一直都有新入场者,房源数量一直有所补充,包括原本计划出售低价转为出租的房源,以及各大公司层面引入价格较优惠的人才公寓,加速供应的长租公寓等。

  长租公寓没有明确的定义,它一般是指租客从房地产或经纪公司租赁经过一定装修改造的房屋,无需直接和房东接触,租期一般以一年居多。除房屋本身外,公寓还提供保洁、维修、安保等附加服务。目前市场上既有像万科、龙湖这种通过自建、收购等方式持有房源对外出租的;也有像自如、相寓、蛋壳公寓这种通过长期租赁或受托管理等方式获取房源再行转租的。与普通租房相比,长租公寓主打的是品牌和品质,价格也相应更高一些。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创立已有7年的自如公寓已超过70万间,并计划在今年突破100万间;2015年成立的蛋壳公寓,在今年上半年已拥有12万间,2018年底目标管理30万间公寓;魔方公寓预计增加房源5至8万套,房企方面如佳兆业此前公布的目标则是三年内打造长租公寓10万间。

  长租公寓在中国的兴起,还只是近几年的事情。小王记得2015年毕业那会儿,长租公寓品牌一下变成了更受青睐的选择。“以前听过不少黑中介和黑房东的遭遇,租客的权益常常得不到保障,而在长租公寓品牌这儿,你至少能对租住房屋的软硬件有一个合理期待。”小王说。

北京市房地产法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赵秀池在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长租公寓的租金上涨会促进市场房租水平的提高。另外,北京的住房仍然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可用于出租住房房源不足,谁掌握了房源谁就拥有主动权,因此,中介竞相通过各种手段获取房源。

  打破中国租房市场长久以来的C2C(房东对租户)模式,对房屋加以装修改造,抓住年轻租房群体的需求,不少长租公寓品牌实现了前期的快速发展。例如,链家旗下品牌自如称,经过5年的发展,已拥有自如房屋40万间,8栋自如寓,服务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南京超过100万客户。

合硕机构首席分析师郭毅认为,长租公寓难以做出产品差异。即使做出产品和价格差异,仍属于中端和高端产品,无法覆盖刚性居住需求的人群。原因在于,从收购租赁存量资产(房源)和增量资产(土地)都有一定成本,运营期间成本也较高,成本倒推租金收益,长租公寓产品只能定位中高端价格水平。

  这背后是市场租赁需求的支撑。我爱我家(5.570, 0.06,
1.09%)集团研究院统计显示,今年前7个月,北京租房租赁市场交易总量同比增长14.4%;另有数据显示,1-5月“90后”租房客群在北京地区全部租客中的占比近三成,“以租代购”正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的选择。“在北京两三年了,房价太高,一直都是租房住。”就职于某网络公司的蒋女士说。

但不少涉猎企业已经折戟在长租公寓领域,宣布倒闭,行业洗牌加速。在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联合创始人黄立冲看来,投资人简单以为租金价格上涨,就是杀入长租领域的好时机,资本盲目跟风,却忽视了人工成本上涨快于目标客户群可支配收入增长的陷阱。租赁市场和买卖市场截然不同,在租赁市场里规模效应是无效的,因为资本投入增加远超过了客户可支付能力的上涨。

  “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也为住房租赁市场带来政策利好。2017年7月,九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在人口净流入的大中城市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通知》,要求人口净流入的大中城市发展住房租赁业务,并选取广州、深圳等12个城市开展试点。反映最灵敏的是企业,除早已开展长租公寓业务的万科和链家等知名房企外,仅今年3月,就有6家全国排名前50的房企宣布进军长租公寓市场。此外互联网公司和小型中介机构等,也纷纷入驻长租公寓市场。

一位上市房企的公寓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寓运营商抢房源、抬高租金,是客观上存在的现象,因为有规模和盈利的需求。同时,这个季度是旺季,每年都会有一定周期性上涨,今年上涨幅度比较大。不过,和可居住空间供给也有很大关系,今年的供给量大大减少的原因在于,低端刚需性居住空间基本都被拆违清理了。

  对房租上涨影响几何

刚需性租赁产品骤减 市场缺乏长效租赁机制

  ——原本定价就较高,抢房源一定程度上抬高了租价

根据贝壳研究院的报告显示,自2017年末开始,北京外围城区不符合居住要求的违规建筑、群租房等被清理,导致需求向内城转移。此外,中心城区企业密集,毕业季期间内城租赁需求也有所增多。

  近期房租的快速上涨,将长租公寓推到了风口浪尖。

事实上,早在2013年,北京市住建委等六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出租房屋管理的通告》,主要涉及严禁违反出租房屋面积限制条件出租,包括改变房屋内部结构分割出租。

  即将面临换房的档口,小王明显感受到,房租涨得更多了。2015年在北京国贸附近两居室价格是4500元,到去年同地段两居室价格是6600,而今年在有的平台上价格近8000元。从普通租房改造为长租公寓,再叠加房价的普遍上涨,价差表现尤为明显。

自2013年末开始,违法出租房得到有效清理。在《北京市“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2017年工作计划》中显示,2017年度依法取缔违法群租房7000余户,其中城六区5600余户,城六区违法群租房实现动态清零。

  北京各区域租客亲历的涨价,在各机构的数据中也有体现。例如,链家旗下贝壳研究院报告显示,前7月,北京租金指数同比上涨10.7%;诸葛找房数据则显示7月房租同比上涨超20%;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住房大数据项目组数据显示,7月北京房租中位数为6590元/套。上涨的房租直接体现在居民消费支出中。据北京市统计局数据,2018年上半年,北京市居民人均居住支出7140元,同比增长22.1%。

然而,近日曾有“小香港”之称的海淀区田村,被爆又现地下室隔断间。目前,经相关部门调查发现,该区域为人防工程,在2016年综合整治清理后已经关停,但之后有人破坏了人防工程的原始结构,用隔断打了很多房间用来住人,现已被再次清理关停。

  房租为什么涨得这么快?

曾居住在田村附近的租客表示,几年前,田村到处都是几百元的隔断间,但现在这些隔断间已被取缔,取而代之的是租金上千元的两居室,租房压力增加了,所以搬到其它地方了。

  价格涨落,先要看看供求关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