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蝶衣听到段小楼对自己的背叛,程蝶衣的疯魔

程蝶衣的疯魔,正巧菊仙和蝶衣的母亲都是窑子里出来的女人

重温《霸王别姬》,缅怀哥哥张国荣。
霸王别姬以京戏为媒介,将中国上世纪的人和事以最为鲜活的影像予以了呈现,时代的变迁与小人物的宿命,每一个镜头细节的刻画都几近完美。几十年的光景,几代人的人生就这么浓缩在一部近3个小时的电影里,有太多的故事值得感动,值得品味。
张国荣哥哥在电影里演出非常完美,他把程蝶衣的执念,纠结,疯狂演绎得太赞了。程蝶衣电影中是“不疯魔不成活”的戏痴名角,把角色演入生活,把生活带入角色,张国荣表现得淋漓尽致。程蝶衣的疯魔,是他把这种感情带入生活,融入血肉,舞台上的他是虞姬,舞台下的他亦是虞姬。而霸王那句“虞兮虞兮奈若何”正是对程蝶衣的无奈与认可,正是这位无法自拔的程蝶衣,让人疯魔。
最懂蝶衣的,是袁世卿,他比段小楼还懂他,更迷恋蝶衣。蝶衣对段小楼的那种依赖和爱,使他和菊仙纠结仇恨,可是戒烟时他又像一个孩子一样在菊仙的怀里哭泣,他们之间既矛盾又相互怜惜。
张丰毅,巩俐和葛优也让人印象深刻。菊仙有情,蝶衣有义,就连小楼也并非冷血凉薄之人,但最后落得个什么样的下场?菊仙上吊,蝶衣自刎,只剩下年迈老朽的小楼孤苦伶仃形单影只地苟且于世。
霸王别姬太沉重,重温需要勇气。

电影放在这里好久,今天终于点了开始,总觉得自己的文笔不好,而且视角始终是片面带着我自己强烈的风格的,但是还是想写几句。
我爱程蝶衣,爱他的性格,大爱、大义、大恨、大释,换做几个月前,我还或许期待着如今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程蝶衣这样的人物。俗话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但这句话放在程蝶衣身上甚是不妥,他有情有义,他对段小楼的情从电影一开始就展露无疑。两个小孩子,抱在一起,在冬天的夜里互相依偎着取暖,足以见得这情是蝶衣一开始就种在心里的。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程蝶衣从一开始带着个人主观唱这句词始终是错的,多亏段小楼,用烟袋烫嘴让程蝶衣终于唱对了这一句“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恰巧是这一句使程蝶衣接下来的一生中再也无法摆脱自己逐渐向女儿身的靠近,他对段小楼的情意也早已不是段小楼对他的兄弟情,这在他们之间的互动足以见得。程蝶衣这个戏痴,真是完完全全诠释了不疯魔
不成活,他把虞姬对霸王的感情始终如一的带入到了自己的生活里,才导致了段小楼娶了菊仙以后,程蝶衣对她的妒忌与怨恨。
程蝶衣梦想中自己的霸王终究没和虞姬在一起,他娶了一个窑子里出来的女人,然而正是这个女人,在日后对程蝶衣并不仅仅是一个敌人的角色,抗日战争胜利后,程蝶衣早已沦陷在鸦片的烟雾里,为了帮他戒烟,菊仙倾尽力气,在程蝶衣最无助的时候她抱着程蝶衣的头安慰他,让程蝶衣有了一种对母亲的依恋,对母亲的怀念,正巧菊仙和蝶衣的母亲都是窑子里出来的女人,自幼丧母,更使程蝶衣对菊仙的态度复杂多变起来。
中间的情节太多,多的让我不知道该从谁写起,那我就说说段小楼吧。在没看电影之前,我始终觉得段小楼是从一而终的大男子主义,男性荷尔蒙在他的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但是我所期待的大义凛然霸气在他的身上仅仅在霸王别姬这段戏里诠释的几近完美,但是戏终归是戏,现实中的段小楼,由于时代政权的更迭,他人性中的懦弱与不坚忍慢慢慢慢暴露出来。他与程蝶衣第一次霸王别姬演出后,眼见着程蝶衣被公公糟蹋了,却没有下文的结束,足以见得他人性中的懦弱从此便开始了,以至于后来的后来,他在文革的时候,面对红卫兵的压制与逼问,大喊程蝶衣是汉奸,看到这里,谁的心中不是气愤,但说到袁四爷和程蝶衣的时候,他开始支支吾吾,她始终没有说出苟且这两个字,还可以见得他对程蝶衣还是有保护的情感的。程蝶衣听到段小楼对自己的背叛,听到霸王最终害了虞姬,他一生中唯一依靠的霸王背叛了他,他还有什么不可以放下的,他疯了,他垮了,他再也不用为他遮遮掩掩了,他失心疯的喊菊仙是婊子,是窑子里出来的,这一喊,使段小楼不得不再一次展现了他无与伦比的懦弱,红卫兵问他对菊仙还有感情吗,他脱口而出我要与她划清界限,我和她没感情了,短短几分钟,段小楼人性的软弱使程蝶衣对他失去了希望,使菊仙也看清了他到底不是那个戏中真正的霸王,面对残酷现实的逼迫,他终究还是为自己建立了保护自己的大伞,菊仙带着对段小楼的死心上吊自杀了,呵,让我不得不叹了口气,这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啊。文革,至今我们都不敢深入谈论的话题,在那个时候竟然是一个彻彻底底摧毁人性,捣跨人心的工具,人性最黑暗的一面不得不被逼迫了出来,段小楼并不是因为文革才变的懦弱怕死,而是文革这个助推器更加激化了他人性懦弱的出现。
程蝶衣,因戏而生,这样说或许并不符合实际,但是他是因戏而死,文革结束了,他终于可以和他的段小楼他的师哥他的霸王再次一起演霸王别姬了,可惜,人终究抵不过自己的年龄的老去,段小楼最终还是说,还是老了呀,唱不了了。霸王这一次拿的剑兜兜转转了几十年,最终给了程蝶衣一个了断,程蝶衣拔剑自刎,等段小楼回过头来,佳人已逝。再叹惋,还有什么意义呢?段小楼,唱了一辈子霸王别姬,只有程蝶衣的虞姬和他在一起才是戏,没了虞姬,霸王独唱终究还有什么意思呢?佳人?是的,程蝶衣在我心里就是一位佳人,一位乱世佳人,他追求自己的感情,视戏如命,新中国成立,要求京剧改变,只有他一人坚持不改,这是国粹,改了的就不叫国粹。他对段小楼的感情始终如一,尽管遭到了背叛欺骗,他对段小楼的爱终究是没有变化的,但我也相信段小楼对他的小豆子的感情也是从未消减的。
然而,世事变化,程蝶衣的一辈子,得到,失去,失去,得到,反复无常,最终还是因为那是一个动荡的年代。“人是要自个儿成全自个儿的”
师傅的话,终究却只是一纸笑话,程蝶衣,段小楼,菊仙,袁四爷,老那,这些人的命何尝不是任人摆布不得有抗,唯独到了最后,程蝶衣自己的命终于可以自己成全了,他死在了他最爱的师哥面前,他的霸王面前,没想到,这一生,终究是死在戏里了。
不疯魔 不成活 程蝶衣这一生 真是一出要了命的戏啊。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