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他试图从农耕作物角度解释个人和集体的文化差异,胡麻……一名巨胜

胡麻……一名巨胜,他试图从农耕作物角度解释中国南北方个人和集体的文化差异

曹丕立郭照为皇后,司马懿被罢官回老家温县开荒种“巨胜”,我看到屏幕上的芝麻,真心是有点意外,它竟然有这么文艺的名字。

托尔汉姆和他的另类研究:从农作物解释南北差异

图片 1

图片 2

巨胜,黑胡麻的别名。《神农本草经》卷一:“胡麻……一名巨胜。”《参同契》卷上:“巨胜尚延年,还丹可入口。”
唐 曹唐 《黄初平将入金华山》诗:“白羊成队难收拾,喫尽溪边巨胜花。” 明
李时珍 《本草纲目·谷一·胡麻》﹝集解﹞引 陶弘景
曰:“胡麻,八谷之中,惟此为良。纯黑者名巨胜,巨者大也。本生 大宛
,故名胡麻。又以茎方者为巨胜,圆者为胡麻。”

托尔汉姆的“大米理论”不久前作为封面故事登载在《科学》杂志,他试图从农耕作物角度解释中国南北方个人和集体的文化差异。

我特意问了我妈,我妈解释,巨胜,黑芝麻的一种,就像葵花籽,有专门磕着当干果的品种,也有榨油用的小葵花籽。

■本报记者 张晶晶

其实最近我带孩子去大兴采育的蝴蝶来野,也有类似的问题,就是孩子五谷不分,马、驴、牛不分,期待我们能有普及农作物、家畜的书或者儿童纪录片。

你可曾想过,自己性格的养成受到了生活所在地主要农作物的影响?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鼹鼠的土豆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美国社会心理学家托马斯:托尔汉姆的“大米理论”不久前作为封面故事登载在《科学》杂志,他试图从农耕作物角度解释个人和集体的文化差异:种植水稻的历史可能使得中国南方人采取更加整体性的思维方式,行事更加集体主义,人与人之间也更加相互依赖;北方人则恰恰相反。

论文一经发表,迅速吸引了国内外关注:在中国人看来习以为常的事情,怎么唯独一个老外会想到用科学方法进行观察和分析?但其实这并不是托尔汉姆第一次受到媒体的瞩目,“老外自制空气净化器”事件的主角也是他。

即将结束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博士学业的托尔汉姆利用暑假再次造访中国,日前他接受了《中国科学报》记者专访,讲述了自己和中国的故事以及“大米理论”、Smart
Air诞生的经过。

“我是家里的Black
Sheep。”托尔汉姆用了“害群之马”这个词来描述自己在家庭成长中的角色。

他的故乡是美国密歇根州伊斯兰辛,一个静谧优美同时又略显无聊的小城。他的父亲从事林业能源经济方面的研究,哥哥是一名森林生态学家,姐姐则是一名律师。

与家人们从事的“硬科学”相比,学习社会心理学的托尔汉姆似乎有点格格不入,但是好在家人们依旧给了他极大的支持。

有人将科学分类为向外探究自然、宇宙的科学以及向内探索人体、思想的科学,就这种分类来看,托尔汉姆更感兴趣的显然是后者。本科时他主修西班牙语和心理学,觉得未来自己理想的专业应该是国际关系之类。“但后来发现那些学科很无聊。”

相较之下,人的想法和行为、不同人群的文化更让他着迷。在读过社会心理学大师提摩西:威尔逊的《最熟悉的陌生人》之后,他试着开始问自己:发生在我脑子里的事情,是我自己能理解的吗?我在听一首歌,那我为什么会喜欢它呢?“表面上我们应该能掌握的一些事情,实际上并不真正了解。”

托尔汉姆选择攻读社会心理学博士学位,正是出于自己最本能的好奇心。观察人的行为、想法背后的原因让他觉得趣味无穷,用自己掌握的科学方法加以分析更是十分过瘾。

2007年夏天,他因为一个科研项目第一次来到中国,本以为会被派往讲西班牙语国家的他恶补中文。他很喜欢在北京的生活,理由是“出门就有有趣的事情发生,不像在伊斯兰辛那样比较无聊”。

汉语老师给他起了个中文名字叫作“谈涛”,告诉他这是英文名字的谐音。“但后来我知道他是用这两个字来说明我话很多。”

之后的几乎每个假期托尔汉姆都会“回”到中国。其中有一年在北京语言大学上课,他偶然间在走廊课表上发现了一门讲中国方言的课程,便兴致勃勃地开始听课。

老师偶然讲到,“手”这个词在中国不同地区所代表的身体部位是不同的,有的地方就是指手腕以外包括手掌的部分,而有的地方则是指手肘以下包括小臂以及手掌的部位。托尔汉姆的室友也验证了这种说法:“室友告诉我说他在广州上瑜伽课,老师让举手,大家都抬起手肘,只有他高举胳膊。”

更让托尔汉姆惊讶的事情是,在老师展示的这两种理解的地域分布图上,本以为会呈现不规则的分布,但事实上却十分均匀地分成了南北两个部分。

“那个时候我开始感觉到那条线或许代表着很重要的事情。”

先后在广州和北京生活过的托尔汉姆对于中国南北方人的性格差异有着深刻的感受。

“广州的超市通道大多很窄,我站在那儿看商品的时候,有人从我后面经过,如果不小心碰到的话,他们的身体反应会特别紧张。”刚习惯了南方人的内敛,北方人的大大咧咧又冷不丁地“袭击”了托尔汉姆。

当时他和自己的美国朋友在黑龙江的博物馆参观,一位工作人员夸他们汉语说得好,同时指着托尔汉姆说:“你的中文比他的好。”

“当时我特别惊慌,因为我们有些忌讳这种比较,并且在广州这种事情从来没发生过。”事后,他和朋友非常有默契地对这件事情绝口不提。

在山西,他发现虽然当地人因为很少看到外国人而会对他很好奇,但是并不会害怕;广州虽然很早就已经开放,大家对外国人已经见怪不怪,但是直接面对面的时候似乎还会看到惊恐的神情。

托尔汉姆开始假设中国南北方有着截然不同的文化,同时开始试图分析产生这些差异的原因。他向记者介绍说,已有的解释文化差异的理论主要有两种:现代化假说和病原体理论。现代化假说主张随着社会财富的增多、受教育水平的提高和资本化的加深,人们会变得更加个人主义和具有分析性。病原体理论则认为传染性疾病的高发性会使得与陌生人打交道更加危险,因而相应的文化倾向于孤岛化和集体主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